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挂牌彩图767cc > 夏翔_医案_中医世家

夏翔_医案_中医世家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19-07-15 / 点击:

  现病史:患者1年余来形体日渐肥胖,体重增加12kg 伴神疲乏力,头晕腰酸,声嘶气短口渴引饮,小溲如常,腑行溏薄,日2次,心烦易躁,夜晚难眠,恶梦频扰,月经明显减少,经各项理化检查未发现明显阳性指标,曾多求医,服中西药少效。

  检查:形体肥胖(H:1.58cm W:73kg),面目轻浮,声嘶气短,HR78次/分,律齐,两下肢轻度浮肿,BP18/12KPA。

  二诊5.23:药后精神明显好转,口渴减轻,大便始溏后实,月经量较前增多,唯仍有躁扰少眠,舌红,苔薄,脉细滑,继拟前法,佐疏肝宁神之品。 5月9日上方+夜交藤30g 合欢皮15g 14帖

  按:肥胖者,从痰论治,脾制水,肾主水脾胃两亏,水湿失治,聚湿生痰,内入脏腑,耗损肺阴,掣遏胃津,困阻脾运,袭扰心肝,瘀凝胞宫,留滞肌肉,景岳言“治痰之法无它,但使元气日强”。夏教授以四君子加味健脾益肾,益气补气,

  梅、山楂等酸甘之品,刺激唾液腺分泌,急解口渴之标症,又取收敛止泻之效,且

  现病史:患者近半年咽梗不舒并发现颈项粗大经外科检查,两侧甲状腺均有肿大结块,质硬,边缘清楚,B超示甲状腺腺瘤,同位素扫描示“冷结节”因高龄而拒绝手术治疗,故求诊于中医,刻诊:颈项结块,咽中梗梗,口中粘痰,口苦咽干,大便干结。

  检查:神清,两目无突出,颈部略显粗大,两侧甲状腺处扪及如鸽蛋大小结块,质硬边界清,HR72次/分,律齐,BP18/11KPA。

  实验室检查:2月16日 B超:右侧甲状腺内见一混合性回声48×39×40mm,左侧为39×34×34mm,其内见分隔光带及光团;2月28日同位素甲状腺扫描示甲腺冷结节,

  二诊4月3日:药后颇适,咽梗减轻,大便通利,舌暗,苔薄腻,脉细滑,再续前法。3月20日方+白芥子6g 莪术15g 14帖

  三诊4月18日:近患感冒后,畏冷肢寒,神疲倦怠,咽梗又作,时咯白痰,纳谷不馨,大便尚绸,舌略暗,苔薄腻,脉细濡。证属高龄之人,卫阳不足,肺脾气虚,痰气胶结,更法益气通阳,健脾化痰,理气消症。

  上方加减化裁服药3月余,复查两侧甲状腺腺瘤,均缩至1.5×1.5×1.5mm左右,无不适感觉,精力充沛,随访1年,症情稳定。

  按:本案诊初以痰、气、瘀、热等实邪为病理特征,故以夏枯草、冰球子等化痰散结,当归、桃红等活血消症,柴胡、黄芩、青皮陈皮等清热理气,然高龄体虚之人,终应标本兼顾,故以益气通阳,健脾化痰,理气活血为长治之法,冀正胜而邪遁。

  现病史:患者有高血压糖尿病史10余年,2月前全身出现大片红色斑疹,瘙痒不已,曾在西医皮肤科就诊,诊断多形性红斑,先抗组胺药物及葡萄糖酸钙针剂治疗无效,症情日益严重,改服强的松2天,因血压血糖急剧形升高并伴浮肿而停药,刻诊:皮肤红斑,灼热瘙痒,痛苦难耐,不能入眠,口干多饮,大便干结,面目浮肿,神疲倦怠。

  检查:面目轻度浮肿,表情焦虑,面、颈、腿、臂皮肤大片红色或暗色斑疹,伴抓痕皮损,HR86次/分律齐,A2>

  p2,两下肢无浮肿BP22/15KPA

  二诊7月8日:斑疹隐尚遗,皮肤稍有热感伴痒及抓痕,面肿消退,大便通利,已能入眠,舌红胖苔薄,脉细弦,前方出入。6月25日方去荆芥防风 加当归9g 丹参15g 知母9g 天花粉15g 14剂

  按:多形性红斑,属过性皮肤病,中医认为其外因风、湿、热、虫、毒等邪郁于肌肤,内因血虚风燥或阴虚血热化燥生风为患,本案患者外罹高血压、糖尿病,有阴虚血热的病机特点,复感风毒,郁于肌表,故投大剂生地合玄参、赤芍、丹皮滋阴凉血,伍金银花、连翘、荆芥、防风、苍耳子、辛夷、徐长卿、菝葜等清热解毒,祛风抗敏,黄芪辅之托表疏邪,利水消肿,又兼益气培元,阴中求阳之意。

  现病史:患者于3年前起口眼干燥,渐伴手足指、趾并节畏僵、疼痛等症,曾在外院诊断继发性干燥综合征(伴类风湿性关节炎)长期用中药治疗,有时加用雷公藤多甙、强的松等,仍未能控制病情发展,刻诊,口舌干燥碎痛,两目干涩,关节疼痛,神疲腰酸,午后低热,五心烦热,大便偏艰,声嘶气短,吞咽不利。

  检查:神清萎软,皮肤干燥脱屑,HR86次/分,律齐,指、趾关节轻度变形 BP14/KPA

  二诊3月19日:服上药后口眼干燥有所减轻,大便见薄,腹胀,舌脉同前,继拟前法。3月12日方改生地90g 黄芪45g 加白蔻仁5g 14剂

  三诊4月2日:口眼觉润,舌碎已愈,关节疼痛减轻,余症亦有不同程度改善,大便略薄,日一次,舌转略红,苔薄,脉细弦。4月2日尿RT(-)。3月19日方加木香9g 14剂

  四诊4月16日:诸症明显改善,舌红、苔薄、脉细弦,查血沉15mm/h,尿常规(-)。继拟前法

  按:本案归属中医“燥痹”范畴,乃因阴匮血虚燥盛而致邪客络瘀病锢,以清营汤为主方,滋阴养血,清燥除痹,其中生地重用,取其“利五脏”“通血痹”的功能及类激素样抗炎功能,配伍大量黄芪为阴中求阳之意,既反佐生地之寒凉,又冀其助气鼓动,通络达邪,方中杜仲寄生入肾壮骨,伍威灵仙杜衡祛风通络,活血定痛,苍耳子辛夷在此为祛风通络之品,参予降低机体的自身免疫反应。

  现病史:患者1年来每日口中干粘不适,咂舌不止,唯入睡忘却所苦,曾辗转求医,偶有小效,终又复发,无多饮,大便略干,有干燥综合征病史。

  二诊2月17日:口中有津,粘腻感减轻,咂舌减少,舌红胖,苔薄而润,脉细,再续前法前方+丹参15g 山楂12g 14帖

  按:本案患者有干燥综合征宿疾,故阴虚燥热为其病理特点,阴虚日久,气耗痰生,而见口干粘腻之症,以黄芪,珠儿参、生地、麦冬、石斛等益气养阴、清燥生津,白术、南星、菖蒲等健脾化痰,乌梅、山楂等酸甘化津,可刺激唾液腺分泌,以令口和,佐丹参活血化瘀,改善微循环,促进粘膜组织修复,经巩固疗效。

  现病史:患者于2年前接触油漆后突发支气管哮喘,几近窒息,经急诊抢救缓解,嗣后常因呼吸道感染或闻及异味,甚在空气不流通的环境中突发哮喘,且症情严重,必急诊抢救,近1年每日维持服强的松10mg 仍时有发作,刻诊咳喘多汗,喉中哮鸣,伴咯痰之证纳差口干,大便不实。

  检查:神清,精神萎软,皮肤潮湿,唇略绀呼吸略促,吸气时喉中哮鸣,听诊两肺呼吸音粗,布满哮喘音及少量痰鸣音,HR98次/分,律齐两下肢无浮肿,BP20/12kpa.

  二诊4月17日:药后哮喘减轻,痰少,汗敛,口已不干,仍乏力,纳差,便软,舌脉同前。

  三诊5月1日:哮喘平复,唯感神疲腰酸肢软,舌胖,苔薄,脉细,继拟益气宣肺化痰健脾益肾固本。

  按:夏翔教授治疗咳喘哮独具特色,强调时代特点,认为来中医就诊的此类患者常为应用西药疗效不佳者,广泛存在着机体免疫力下降,以及呼吸气道处于高敏状态等问题,故症状顽固,疗程较长,病机复杂,虚实兼挟,治疗当循补清相兼之法。

  现病史:患者于2周前突发高热伴咳嗽,咳痰。西医诊断急性支气管炎。给予抗炎及对症治疗,症情好转,但仍略咳少痰,且恶风,微汗不止,5天前呃逆频作,纳谷不馨,大便尚调,13年前曾患结核性胸膜炎,经抗痨治疗痊愈。

  二诊9月26日:药后3天呃逆平息,余症亦渐瘥,尚感神疲乏力,口干喜饮,夜寐欠安,舌红,苔薄少,脉细缓,证乃邪祛正虚,气阴皆亏,心失所养,再拟益气养阴,健脾宁心。

  按:夏翔教授治呃逆常有独特思路,认为和胃降逆是治疗总则,然选方用药应视具体情况灵活施变,本案患者乃呼吸系统感染后引发,考虑炎症渗出粘连刺激引发,属邪稽入胃,气失和降,故以治疗肺系病为主,佐重剂香附,白芍理气缓急,解除膈肌痉挛,故应手而效。

  现病史:患者2年来口舌溃烂,灼热疼痛长期不愈,每于劳累及月经加剧,曾服多种中西药无效,月经常提前来潮或月经迁延不净,经量时多时少,伴心悸、烦热、消瘦、神疲乏力,腰腿酸软,刻下正值经期,月经量多如崩,口舌干痛,溲赤,大便尚调。

  医嘱:每日1剂,煎2次,滤汁共约300ml分多次饮服含药于口中约1分钟,忌辛辣刺激之品,劳逸适度。

  按:夏教授认为口疮迁延不愈,乃邪毒稽留,瘀热化腐,戕伐气阴,损及心脾肾所致,故拟治益气扶正,滋阴凉血,清热解毒,方中黄芪补气培元以制阴火;生地、玄参、知母、丹皮滋养心肾阴血,潜降浮阳,清热荣肌;蛇舌草清热解毒;蔷薇花化瘀生肌;牡蛎收敛愈疡;白芷散郁止痛,全方共奏益气养阴,清火愈疡之功,又以当归、仙灵脾养血益肾调冲,使疡愈经调而收全功。

  现病史:患者有高血压高血脂病史10余年,4年前起间断性出现心前区发作性闷痛不舒,时向左臂放射,经各项检查,确诊冠心病心绞痛,股可缓解,近半年体力日衰,经常头晕腰酸,神疲乏力,胸闷心慌,胸闷痛渐发作频繁,服疗效减退。刻诊,胸闷痛每日发作数次已1周,服西药未能奏效,心情焦虑,难经安卧,口苦口干,小便灼热。

  检查:神清,精神萎软,形体肥胖,心尖区SMⅡ~ⅢA2>

  P2,HR78次/分,律齐,两下肢无浮肿BP20/14kpa。

  实验室检查:97年3月14日,血脂:总胆固醇6.3mmol/l 甘油三脂3.6mmol/l。97年4月1日心电图:左心室肥厚,冠状动脉供血不足,偶发房性早搏。

  二诊4月9日:胸闷痛缓解,已能安卧,口干苦若失,尚遗神疲头晕肢软,动则心慌胸闷,舌苔薄白,脉细濡,HR72次/分,律齐,BP20/12KPA 再拟前法。4月2日方改延胡索15g 加党参12g 白术12g 杜仲12g 14帖

  按:夏教授认为“阳微阴弦”“责其极虚也”是冠心病的发病基础,气虚血瘀是冠心病的主要病理机制,临证施治主张补通相融,本案患者年届古稀,元气虚象,胸阳失旷,痰瘀内积,痹阻胸脉且心病及肝,心肝郁热,方以黄芪、仙灵脾、桂枝、麦冬等益气补元,振奋胸阳,当归等活血之品通达心脉,元胡、三七、麝香保心丸理气化瘀,通络止痛,佐羚羊角粉清肝宁心,组方严谨,药精效捷。

  现病史:患者有慢性支气管炎史5年,本次发病从冬至夏5年余,症见咽痒,咳嗽阵作,遇风及夜晚加剧,痰呈白泡沫状。近半月挟有黄痰咽喉发紧而痛,偶有喉中喘鸣伴胸闷,气急,背微恶寒,夜汗频频,纳便尚可。

  检查:神清,一般情况可,唇无发绀,呼吸尚平,两肺呼吸音低微,未闻及干湿罗音,HR68次/分,律齐,两下肢无浮肿,BP14/10kPa。

  实验室检查:98年5月9日血WBC6.5×10% N82% L18%。胸片:两肺透亮度增加,肺纹理增深,右下肺少量小斑阴影,边界不清。

  二诊5月20日:药后诸症大减,仅遗微咳少痰,舌红苔薄,脉细滑,再续前法。前方去桂枝,白芍加炙甘草9g 大枣15g 14帖

  按:本案咳痰迁延5月,虚实挟杂,寒热相兼,夏翔教授以黄芪、南沙参北沙参、白术、炙甘草、大枣等补气阴,实肺卫,苍耳子、辛夷花疏风祛邪抗敏、麻黄、款冬花、佛耳草、蛇舌草之属,温清祛邪并施,尤其夜汗一症,不忌生麻黄发汗之力,不囿阴虚盗汗之见,以桂枝汤既温通卫阳,又和营敛阴,故夜汗即止,顽咳亦瘥。

  现病史:患者近3月入眠即汗出频频,难以安寝,四肢酸软,胃呆纳减,大便溏滞,素有烟酒嗜好,喜肥甘饮食,近半年工作,劳累,经常熬夜。

  检查:神清,形体壮硕,眼睑充血,咽充血,咽后壁淋巴滤泡增生,HR68次/分,律齐BP16/10kPa。

  二诊7月18日:盗汗已止,余症亦有改善,舌红,苔薄腻淡黄,脉濡滑,再续前法。7月14日方加陈皮9g 14帖

  按:夏教授认为盗汗有虚实之分,不能囿于阴虚盗汗一见,本案患者长期劳倦,脾气已亏,又素嗜烟酒及肥甘之品,每致湿热内积,脾虚不化,内蕴蒸腾,夜晚阳邪入于阴分,蒸迫心液外泄,而致盗汗,治拟健脾清化,使湿热得清,心阴安宁,盗汗即止。

  现病史:二年前出现溢乳,西医检查未发现垂体病变,自诉夏季症状重于他季,伴神瘦乏力,肢体困重,痰多,二便尚调。

  二诊12月5日:药后觉精神好转,溢乳好转不明显,苔薄白腻,脉细滑,拟原法再进。96.11.21方+山海螺15g 14帖

  三诊12月26日:溢乳症,按健脾化痰软坚之品已一月余,症状有改善,量较服药前有减少,苔薄腻脉细滑,效不更方,击鼓再进。96.11.21方+山海螺15g 14帖

  四诊1月22日:溢乳症,中药益气健脾,化痰利湿法治疗二月,症状好转,溢乳由以前每天均有,已恢复至1周中可停止1~2天,精神亦佳,胃纳亦增,舌淡红,苔薄白,脉濡,再拟益气健脾,化痰利湿。96.11.21方+黄精12g 白术15g ×14

  五诊3月20日:药后症情稳定,劳累后病情稍有反复,舌淡红,苔薄,脉濡,原法继进。97.1.21方+景天三七12g 14帖

  六诊4月24日:溢乳症经中药治疗已五月,症状好转明显以往天气转热,溢乳症加极,此次病情稳定无反复,基本无溢乳,舌常苔薄,脉濡,效不更方,原法再进。

  按:中医无“溢乳症”病名,但根据“怪病属痰”原则,治疗从健脾化痰入手,佐以活血软坚收疗,夏师临床体会,出现非正常生现性分泌物,好汗出,溢乳,带下,遗精等,可如用山海螺(羊乳根)。山海螺功能养阴祛痰,清热解毒,夏师临床用此药很有心得。

  现病史:有“胆汁返流性胃炎”病史半年余,近三月来不断恶心频频时伴呕吐胆汁,加重三天,伴胃脘饱胀不适,食后尤甚,纳吞不馨,大便干结,二、三日一行。舌质:红 舌苔:薄黄 脉象:弦细

  二诊12月12日:药后恶心呕吐好转明显,食后腹胀亦明显减轻,唯矢气颇多,大便仍干,苔薄黄,脉弦细,续以疏肝理气健脾畅中之剂。97.12.5方+望江南15g 生首乌15g 10帖

  三诊12月26日:胆汁返流性胃炎,药后恶心呕吐之症已瘥,大便亦畅,此次停药数天,病情亦无反复,苔薄腻,脉细弦,原法加减

  按:六腑以通为用。本例胆汁返流性胃炎,以恶心呕吐为主诉,治以疏肝理气,健脾和胃。药用柴胡疏肝散为主,处方用药看似平常,但配伍有其独特之处:如枳壳、白术配伍,且用量颇多,除健脾理气之外,西医药理证实,要加快胃肠蠕动,可减轻恶心呕吐等胃气上逆之症。

  现病史:96年7月体检发现肝Ca,平素有饮酒史近四十年。97年8月5日长海医院引肝Ca手术切除术,术后化疗两次,刻下一般情况可,无明显不适诉,时有右胁胀痛,大便溏,纳可。

  检查:神清,精神可,心肺(-) 腹平软,中上腹见手术切眼,全腹无压痛,腹水症(-)

  二诊1月21日:药后病情稳定,胁痛不明显,大便渐实,舌紫暗,苔薄白,脉弦滑,原法继进。 97.1.7方加莪术12g 14帖

  三诊2月11日:药后一般情况可,无明显不适诉,复查B超未见肝脏有肿块,提示“肝硬化,脾大”舌紫暗,苔薄腻,脉弦滑,再拟前法 97.1.21方 14日

  四诊4月30日:原发性肝Ca术后八月,病情稳定,无不适诉,近日起又开始饮少量啤酒及黄酒。大便稍溏,舌稍紫暗,苔薄腻,脉弦滑,续按益气健脾之剂

  五诊6月18日:肝Ca术后10月,病情无反复,一般情况良好,服中药调理至今,舌紫暗,苔薄黄腻,脉弦滑,治守原法 97.4.30方十黄芩12g 14帖

  六诊8月16日:肝Ca术后1年,复查B超病情无变化提示“肝硬化,脾大”,今年夏天每天饮啤酒2瓶,舌紫暗,苔薄腻,脉弱滑。

  七诊12月2日:原发性Ca术后二年四月,复查B超无反复。唯大便时溏时实。已恢复饮酒一年余,舌紫暗,苔薄腻,脉弦滑,治守原法调治。 97.8.6方+山药15g 焦山楂、六曲(各)9g 14帖

  按:对肿瘤术后的调治,夏师诊治颇有心得,无论是胃Ca,肠Ca,乳房Ca,甲状腺Ca及肝Ca等术后,治疗均以扶正为主,祛邪为辅,本例肝Ca术后一直以本法调治至今,扶正健脾为主,疏肝祛邪为辅,对恶性度极高的肝Ca术后存活已二年余,且无复发,疗效卓著。

  现病史:咳嗽反复4、5月,加剧一周,咳甚不能平卧,入夜尤甚,畏风畏寒,咯痰白粘,胃纳不佳。平素易于感冒。大便日行一次。

  二诊9.26:药后咳呛之症有改善。入夜咳嗽仍尚甚。痰白稠,胃纳平平,脉迟滑,苔薄,再拟益气补元,肃降肺气。

  三诊10.10:前投益气补元,肃降肺气之剂,咳呛之痰好转,刻下心情气短,神疲不寝,脉细少,苔尖红,治拟养心补肺,补益宗气。

  按:年老体衰之体患慢性咳嗽,用药不能操之过急,用大量清热解毒,化痰平喘之品,而应注重元气,以匡扶正气为主。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。故遣方用药当扶正祛邪并施,更侧重于扶正。

  现病史:尿频尿急反复二月余,常服F.P.A等不能控制,尿常规检查显示尿WBC+-。刻下:神疲乏力,腰酸,夜寝不安,纳尚可,大便调。

  二诊6.25:药后尿频尿急等症好转,尿检WBC5-6/HP,夜寝已安,舌红,苔薄白,脉细,再拟原法出入。

  三诊7.15:药后尿频尿急之症已瘥,复查尿RT WBC0-2/HP,无腰酸等不适诉,舌红苔薄,脉细,守原法续治。97.6.25方去贝母12g 14帖

  按:慢性尿感反复发作,并非一概为外邪所引发,“邪不能独伤人”,应有在体虚条件下,邪才能伤人,所谓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,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,夏师诊治本例病人,辨证从肾虚入手,组方用药重在扶正,以黄芪、生地为主药,补益肺脾气阳,滋养肝肾阴血,一阴一阳,相辅相成,共奏益气培元之功,故上方并未用大量清利下焦湿热之品,而以益气培元为主,亦收良效。

  现病史:四肢关节疼痛,以手指关节疼痛肿胀为明显,引起不便,本院西医就治予“免疫Ⅰ号Ⅱ号”等口服,疗效不显,已确诊如“类风关”,刻下,手指关节肿胀疼痛明显,双膝关节疼痛引起不便,口干口苦,胃纳平平,大便干结。

  二诊6.25:药后关节疼痛诸症好转,行走较前方便,大便已畅,仍有口苦口干,舌红,苔薄腻,脉细弦,效不更方,原法再进97.6.4方+石斛12g 14帖

  三诊7.23:类风关,关节疼痛,中药治疗已一月半,自诉药后关节疼痛好转明显,舌红,苔薄,脉细弦,再守原意。

  按:此例患者为典型的自身免疫性疾病。夏师以自拟“地芪方”加减治疗,常获良效。生地甘寒,滋养肝肾阴血,黄芪甘温,补益肺脾气阳,一阴一阳,相辅相成,共奏滋阴凉血,益气培元之功。自身免疫性疾病属疑难顽症,常有肝肾气阴俱伤,邪热深入营血之病理阶段,临床有其共同的特点。如低热起伏,关节痛,皮肤内脏损害,免疫指标异常等。夏师重用生地30~120g滋阴养血凉营除痹,配伍黄芪,既反佐生地寒凉之性,又冀阴中求阳,强壮脾胃,奏培元生肌除阴火之功。方中加用苍耳子辛夷两味,亦为夏师用药独到之处,功能祛风散寒除痹通络,现代药理证实,有抑制免疫反应作用。

  现病史:半年前因频发室早就诊,诊为“病毒性心肌炎”,经胺碘酮口服才控制住早搏,后改用心律平维持量口服,早搏时作时止。刻下,神疲乏力,纳食少,腑气时溏,脘胁不舒。

  二诊6.20:药后神疲乏力,主症稍见改善,时有心悸,大便渐实,唯胃纳仍少,舌稍紫晦,苔薄腻,脉弦滑,昨困劳累,自觉早搏又作,今已恢复,再拟养心健脾法。 97.6.6方加红花9g 炒谷芽、麦芽(各)9g 14帖

  三诊7.4:近又早搏时作,心律平150mg维生素口服,神疲气短,舌紫晦,苔薄,脉数弦滑伴结代,再拟益气养心,和血利脉。

  四诊7.18:药后心悸早搏有好转,近日又觉头痛,舌稍紫晦苔薄,脉细,治守原意。7.4方加天麻12g 钩藤15g 白芍30g 14帖

  五诊8.15:药后心悸早搏基本未作,头痛好转,唯诉情志不悦,夜寝不安,舌质晦暗,苔白腻,舌边有齿印,脉弦滑,治拟益气养心,宽胸利膈,健脾助运。

  六诊8.29:心肌炎后遗症,频发室早搏。复查心电图未见早搏,舌晦,边有齿印,苔薄白腻,脉弦滑,守前法再治。8.15方加当归12g 红花6g 14帖

  按:对顽固性早搏方诊治,夏师认为不能摒弃西药而独用中药,中医的特点体现在调整人体,阴阳气血平衡,辨证论治的同时,逐渐减少或撤除西药,以使病人摆脱病痛。

  现病史:咽痛反复不愈三月余,西医诊为“扁桃腺炎”,曾用抗生素肌注、口服,咽痛仍作。刻下,咽喉肿痛,稍伴咳嗽,口干苦,二便尚调。

  二诊9.10:药后咽痛好转,咳嗽,干咳为主,舌红苔薄,脉弦滑,(检查:咽红,两扁Ⅱ°,无渗出),治守原法。8.20方加炙紫菀12g 炙款冬12g -地丁草,草河车 ×14

  三诊10.8:药后咽痛渐减,咳嗽好转,口干,舌红,苔薄,脉弦滑,治拟清热凉血解毒,生地20g 丹皮15g 赤芍15g 知母15g 薄公英30g 蛇舌草20g 徐长卿15g 葛根30g 夏枯草12g 苍耳子30g 辛夷15g 大枣15g

  四诊10.22:药后咽痛基本未作,偶有咳嗽,舌质红,苔薄,脉弦滑,再守原法。 10.8方 14帖

  大胆选用了蒲公英、蛇舌草、地丁草、草河车等清热解毒之品,以冀达到抗生素样作用,其思路由外科治疗疔疮而来,反复扁桃腺发炎,用抗生素无效,使用大量清热解毒之品而收效。

  现病史:近三年来,夜间盗汗频作,近日甚剧,伴神疲乏力,精神不振,胃纳平平,夜寝欠安,二便正常。

  二诊3.28:前投益气固卫敛汗之品,夜间盗汗稍见好转,但诉畏寒遗泄,苔薄,脉细。再拟益气固卫,补肾涩精。3.14方加金樱子20g 覆盆子12g 桂枝12g 14帖

  三诊4.11:药后夜间盗汗见改善,遗泄未作,唯近感腹胀便溏,此乃脾失健运之故,脉细苔薄,质稍红,再拟益气固卫,健脾利湿。

  四诊4.25:药后虚汗明显好转,无遗泄畏寒等症,大便已实,苔薄,脉细,再守原方,击鼓再进。 4.11方加平地木12g 14帖

  按:汗证可分为自汗、盗汗、黄汗等。辨证常以汗出时间、状态、颜色及伴有症状为主要依据,盗汗一证,究其病因,多为阴虚,而本例患者虽有夜间汗出而无阴虚症状,故夏师根据症状,以自汗证治而收效。

  现病史:有慢性腹泻史一年余,大便溏薄,时夹粘冻,外院诊为“慢性结肠炎”,曾服黄连素,易蒙停等,症情好转不明显。近一月半,大便溏薄夹粘冻,大便日引3-4次,时有腹胀腹隐痛,胃纳一般。

  二诊3.13:药后大便次数减少,日行2次,质仍溏薄,无明显腹胀腹痛,苔薄腻,质稍红脉细弦,上法有效,原法继进。97.1.22方加白芍15g 荠菜花炭12g 14帖

  三诊3.26:前投清热利湿涩肠止泻之剂,大便次数明显减少,稍有溏滞感,舌红,苔薄,脉细,复查大便已基本正常。再拟前法加味。 97.1.22方加蒲公英15g 蛇舌草15g 14帖

  按:泄泻一证临床多见,本例辨证属湿热泄泻,但症状并不典型,清热利湿止泻之品,加生黄芪治疗,临床颇为效验,夏师认为,生黄芪能调节免疫,改善微循环,可促进机体局部炎症的恢复,同时生黄芪具有升肌托毒作用,故在慢性结肠炎的诊治上,夏师多以黄芪、马齿苋、地锦草、凤尾草等与生黄芪同用而收效。

  现病史:患者于半年前行卵巢囊肿切除术,术后半月于一次活动中突发晕厥,发病前头晕目暗耳鸣、胸闷恶心、冷汗肢厥,便意频频,继而昏仆、平卧好转,自此反

  复发病,1月来日趋频繁,以致无法长久站立,曾多方求医,诊断血管抑制性晕厥,中西药皆用,无好转征象,刻诊神疲乏力,心悸怔忡,手足尖麻,筋惕肉润。

  检查:精神萎软,面色苍白,形体瘦长,HR:60次/分,律齐,Bp:12/8kpa

  二诊9月26日:药后诸症明显好转,近1周晕厥未发作,已能散步半小时左右,舌淡红胖,苔薄,脉细濡,再续前法;9月12日方 14帖

  按:血管抑制性晕厥多见于体质较弱的青年女性,表现植物神经功能紊乱,主要为迷走神经偏亢的临床症状特点,西医无有效药物治疗,夏教授认为患者形长羸瘦,禀赋不足,术后气血益虚,脏腑失养,百骸失濡,活动时阳气难以伸展,气血不及运达,脑络失充,故发晕厥等症,治疗以益气通阳,养血荣脑为,当归补血汤及阳和汤加减施治,使气血渐旺,阳气通达,脑络得充,诸症则迎刃而解。

  现病史:患者于3年前出现肢体震颤,由轻渐重,并伴肢体僵直,活动困难,记忆力

  明显减退,反应迟钝,有时神志模糊,不辨家人,生活难以自理,刻诊:肢体震颤,活动僵硬,小便频数,余沥不尽,时有遗尿,大便时秘。

  检查:家人搀扶入室,两手震颤,行步跌冲状,神清,精神萎软,两目凝视状,应答迟慢,声音低微,口角流涎。

  实验室检查:96年12月24日 B超:前列腺肥大;96年11月21日 CT:脑萎缩

  患者服上药1月后,肢体震颤及僵直感有所减轻,面露悦容,声音清楚,口角无流涎,遗尿未作,大便通调。药证契合,继以上方为主增减,共进60余剂,诸症再减,生活已能自理,后坚持服具同样功效的回春饮口服液(夏教授研制),随访1年,症情稳定。

  按:震颤麻痹伴痴呆病证,属疑难顽症。夏翔教授认为,本病属本虚标实之证,高龄五脏皆弱,肾元下亏,肝阳不足,虚风内动,心脾两虚,气血不足痰瘀滞脑。补阳还五汤加味,补气养血,升清充脑,改善心脑组织循环,其中当归、地黄、白芍、首乌、锁阳等,配伍钩藤、龙骨、又可培滋肾元,养肝熄风,石菖蒲、制南星、白附子豁痰开窍醒脑,共奏益气活血,滋肾养肝熄风醒脑之功。

  现病史:患者2月来自觉胸闷气急,并日渐加剧,伴咳嗽,咯白痰,西医诊查,胸片示左胸腔积液,未见可疑块影,抽胸水呈棕红色,脱落细胞(-),CT示腹膜后巨大肿块,疑转移性癌肿,因高龄体弱,不宜手术及放化疗,故求诊中医,证见神疲气短,面枯肉削,咳嗽无力咳吐白痰,口干少饮,纳少便少。

  检查:神清,精神萎,面色萎黄,眼睑及唇甲苍白,呼吸短促,听诊左肺呼吸音极低,未闻及干湿罗音,HR90次/分,律齐 Hp12/8kpa

  实验室检查:98年3月2日 CT:腹膜后巨大肿块,诊断:转移性癌肿;3月1日胸片:左胸积液;98年6月29日 血色素:Hb750g/l

  二诊7月14日:精神、面色好转、纳馨、便调、胸闷等症亦有所减轻,舌脉同前,再续前法6月30日方 14帖

  上方为主服药至今半年,症情稳定,11月24日胸片复查示左胸腔积液(与3月1日胸片经较积液减少),血色素900g/I

  按:夏教授认为,高龄重疾苟延之体不耐强攻,亦不受峻补,凡治不应急进功利,而宜稳中求效,本案以当归补血汤加味补气养血,扶助正气,提高机体免疫机能,且注意药不碍胃,助养胃气,免绝后天,同时选葶苈子等发轻剂化痰蠲饮,加蛇舌草祛邪解毒抗癌,药味清灵,药性平和,同样收功。

  现病史:患者有高血压史20余年,3月前因情绪过激突发头晕目眩,血压达24/16kpa经西医急诊治疗,血压有所控制,但头晕无明显改善,有时行路如醉酒状,跌冲欲仆,面赤心烦,腰膝酸软,神疲乏力,纳便尚调。

  检查:神清,精神萎,形体肥胖,面赤,呼吸平,HR72次/分,律齐,a2>

  p2,两下肢无肿,四肢肌力和肌张力正常,NS(-),Bp24/14kpa

  实验室检查:97年5月17日:TCD:基底动脉血流流速明显增加,颈部右侧颈内动脉流速增加。97年6月8日:pi:基本正常,提示①基底动脉硬化(伴斑块狭窄);②右侧颈部颈内动脉狭窄可能。

  二诊7月16日:头晕、面赤等症明显好转,夜眠多梦,舌暗,苔薄,脉细弦,Bp20/12kpa,继拟前法。7月2日方加珍珠母30g 14帖

  按:心脑血管疾病大多发生于中老年人,为本虚标实之证,夏教授认为本案患者有气虚血瘀的病理特点以及肾亏肝旺,肝风上扰的症候特点,故以补阳还五汤益气活血,改善心脑血管循环,提高耐缺氧能力,生地、知母、枸杞子等滋肾壮水,天麻、钩藤、夏枯草、青葙子、羚羊角粉等平肝熄风,标本同治,中西汇通,故取显效。



Power by DedeCms